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机器人»相比人类,机器人护理更加让老人没负担?
   

相比人类,机器人护理更加让老人没负担?

 46.1K
     [点击复制]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10   浏览次数:26
核心提示:日前,浙江金华市一个家庭的监控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总长3分15秒,这3分多钟的画面内容可谓触目惊心,一位79岁的老人在自己家中

日前,浙江金华市一个家庭的监控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总长3分15秒,这3分多钟的画面内容可谓触目惊心,一位79岁的老人在自己家中被其保姆粗暴虐待。

从视频中可以看到,老人一直想要朝外面爬去,但是保姆一次又一次的把老人又拖了回来,甚至还出手打了老人好几下,期间老人一直呼喊着自己子女的名字,并且这3分15秒并不是全部,据其孙子调看监控,其过程一直持续了1个半小时。

这类事件不是个案,从网上初略数了下,仅在2018年新闻中有爆出的保姆虐童、虐老事件就有十多起,在2017年更有震惊全国的“保姆纵火案”,而在行业没被爆出或是没被发现的此类恶劣事件又有多少呢?

老年护理市场机器人将成为刚需

如何赡养老人已经成为了现代城市生活的一大难题,面对越来越高的生活成本,大多数家庭不得已都成为了双职工家庭,老人面临的“空巢”现象越来越多。虽然在中国自古就有晚辈赡养老人的传统,但有调查显示,让年轻人出于感情和义务承担起护理老人的责任,长此以往,将不利于这段关系的可持续发展和双方身心健康。

因此在国外为老人雇佣一个专业护理人员已经成为了最常见的方式,然而,现在全世界正面临护理人员短缺的局面,加速的社会老龄化和护理技能生疏的子女将使“社会养老”成为一个严峻的问题。

我们家也曾经给自家老人请过护理,其实作为雇主也知道,想要护理保姆们将老人当成自己长辈伺候着是不现实的,你稍稍懈怠一些,做事没那么积极,雇主们也不会说什么,只是希望在白天家中无人的时候老人有个看护,不至于磕着、饿着。

但是万万没想到,请回家中的保姆们还会向老人们拳脚相向,如此丧尽天良的事他们怎么做得出。

保姆家政行业如今面临着几个巨大的问题,首先,就业门槛低,从2015年家政服务员从业资格证取消后,家政从业人员无需再持证上岗,一张身份证,能正常交流,会做饭打扫卫生基本就可以上岗,连健康证有时都不是必须的;其次,没有建立统一的行业标准,在市场上所谓的金牌护理、高级护理的划分标准都是中介或服务机构自己定的,但不同的机构对于金牌、高级的标准却完全不同,在有的公司需要满10年服务经验加上良好的客户反馈才能成为金牌,而有的公司又只需要5年;最后,缺乏良好的市场监督机制,像护理保姆这类家政服务没有统一明确的主官部门,民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商、妇联等部门均不同程度参与市场管理,但又分工不明,使得涉及各方的争议纠纷频发且纠纷协调难度大。像雇主和服务人员产生了矛盾都只能找中介机构,而中介机构往往都是在和稀泥,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另一方面,即便目前市场对于从业人员的要求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但依然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特别是在高等技术人才方面,从数据来看,2017年虽然家政行业养老护理是职业技能鉴定中全年人数最多的职业,占到了全部鉴定人数的75%以上,但人员总数量仍只有30万左右。而目前全国养老机构数量也只有约15万家,相比市场容量也有很大不足。

在城市化和智能化的带动下,像以往需要大量劳动力的制造业通过自动化实现了产业升级,现在自动化也成为了“拯救”老龄化的希望之一。

护理机器人能不能代替人类护理?

生活中,老人需要请护理保姆,一般是以下几种情形,一是老人需要有陪伴缓解孤独,这是初级程度;二是老人需要有人帮他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这是中级程度;三是老人的吃喝拉撒全部需要交由护理来完成,这是高级程度。

首先针对第一种情况,以现有机器人能力来看已经完全不是问题,在人机交互方面,随着语音识别、语音合成、机器学习等技术的发展,人机间高质量的对话已经可以实现,问题是老人愿不愿将自己的情感寄托在一个“死物”上,这很关键。

第二种情况相比第一种要复杂一些,可也没有了太多难度,现在无人餐厅已经出现了不少,机器人可以独立完成洗菜、切菜、做菜的全过程。而洗衣打扫也不是问题,在2018 CES世界消费电子展上一款Aeolus公司的家用服务机器人可以完成扫地、擦桌子等功能,他通过机器学习可以识别出成千上万的不同物体,并能精确定位各个物体的位置,在取出后也能准确的放回原处,即使你自己不记得将物品放在哪里时,他也能帮你找到。

第三种情况对于现阶段机器人而言还比较困难,要照顾一个完全没有自主能力的老人,机器人还达不到人类所能完成的所有事情,但机器人的介入能极大的解放人力不足等问题,机器人能代替人工对需要照看的对象进行24小时的监护,端茶递水这类事情也全部都可以由机器人完成。

面对一些特殊情况,机器人也能做出及时反映,比如像Aeolus公司的家用服务机器人,通过姿势识别功能,它能够准确识别出家中是否有人摔倒或是否需要紧急救助,这样它可以帮忙寻求其他人的帮助或者拨打紧急电话等。

看护机器人以目前的适用场景及能力来看,在室内环境下已经基本可以完成大部分人类看护可以做到的事,其所面临的问题是在室外环境下的看护。

一如照顾没有自主能力的老人时,需要带老人出去晒晒太阳,或是补充家中缺少的食品等东西时还存在短板。

再加上受制于看护机器人的造价,短时间内看护机器人进入家庭单位还是有些不现实,但在养老院等机构内采用人机结合的方式,却能最大化发挥出看护机器人的所有工效。

“租赁”是现阶段护理机器人的最佳商业模式

在2017年举办的“未来已来”人工智能大会上,香港一名护理人员代表港、粤地区的养老院向大会询问:“有没有成熟的老年人护理机器人,10万台,20万台,我现在就可以签约。”但大会现场没有一家厂商敢给与回应。

这说明了二个问题,一是护理机器人已经成为了市场需求,养老院等机构已经充分认同护理机器人的功能及作用,完全愿意接受这类产品;二是国内的护理机器人在技术上与欧美日相比差距很大,还远未达到商业化程度。

在全球护理机器人市场欧美日三家基本占到95%以上,特别是美国和日本,很多品牌的护理机器人都已经实现了商业化或正准备商业化。

日本的老年化程度目前是全球最高的,全国60岁以上人口已经占到了全国人口的32.79%,所以护理机器人在日本最早形成了规模化的市场,也是现在各类护理机器人竞争最激烈的市场。

在日本,目前护理机器人的应用场景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针对家庭单位推出的护理机器人,一种是针对养老院等机构推出的护理机器人。

两者在功能上并无太大差别,只是受制于价格等因素,目前个人家庭市场的护理机器人需求量远不如养老院等机构。

例如日本的丰田公司研发的机器人“HSR”,该机器人目前主要是应用在养老院、学校、医院等场景。或在未来2-3年内,丰田“HSR”将会针对家庭用户开始提供租赁服务。

在日本市场的商业模式上,护理机器人现阶段也都是以租赁形式为主,单个机器人造价在几十到几百万不等,无论是对家庭还是养老机构而言这都是难以承受的价格,并且对于养老院来说需求的量也不是1.2台,租赁成为了最合理的商业模式。

丰田公司的“HSR”机器人现在针对学校、养老机构的租赁价格大约是900美元每月,包含了机器人主体和软件系统。

而像美国Aeolus公司在日本投放的护理机器人租赁价格大约是在每台1万人民币。这款机器人已于去年12月正式进入了日本市场,预计在今年9月份正式开始提供服务。

当然哪怕是在目前最为成熟的日本,机器人护理作为产品进入市场的时间依然很短,还有一些在商业化路径上的问题没有解决。

首先还是之前多次提到的价格问题,这是阻碍护理机器人进入家庭市场的最大阻碍之一,受制于现在护理机器人的功能还不是那么齐全,每月花近1万块钱租用机器人,可能更多的家庭还是愿意选择服务能力更好的人类护理;再就是现在越来越重视的个人数据隐私问题,护理机器人肯定需要和互联网相连,那么如何保障个人用户的数据隐私,特别是护理机器人的使用对象都是一些老人、残病人士,这些数据会不会被一些商家和个人用来牟利,也是行业发展继续解决的问题。

小结

在日本一项全国性的调查发现,使用机器人看护能使超过三分之一的疗养院老人变得更加积极和自主。

很多老人们也反映,其实比起人类看护,机器人使他们更加没有负担,老人们不再担心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耽误了工作人员的时间或是精力,也不用再听到来自工作人员或多或少的抱怨,更加不会再遇到文章开头所提到的了暴力、虐待事件。

随着全球老龄化市场来临,护理机器人的应用场景可以说是非常宽广,未来的使用也将不止局限于家庭和养老院,或许以后在酒店、餐厅、机场等场景也将出现大量的护理机器人。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展会更多+
视频更多+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